老y文章管理系统默认广告,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

“毒豆芽”引发的豆腐乱象

时间:7/1/2014 8:43:35 AM

  核心提示:一起“毒豆芽”事件的爆发,一夜之间,当地近30家豆腐小作坊全部被勒令停业整改,莫名的市场垄断也随之引发。大公司将如何满足市场需求,小作坊又将何去何从……日前,本刊记者接到举报,称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
   

    一起“毒豆芽”事件的爆发,一夜之间,当地近30家豆腐小作坊全部被勒令停业整改,莫名的市场垄断也随之引发。大公司将如何满足市场需求,小作坊又将何去何从……

  

日前,本刊记者接到举报,称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开发区的近30家豆腐小作坊,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被勒令停业整改;而与此同时,一家有着三门峡市政府引资背景的食品企业,迅速对这个40万人口城区的豆腐市场形成事实性“垄断”,每斤豆腐的价格被抬升50%,豆腐皮甚至接近猪肉价……

整改中的豆腐作坊希望能早日重新开业。

 

“毒豆芽”事件后遗症

  2013716下午3时许,三门峡市湖滨区西贺家庄村一处紧邻公路的院落突然拥进一群穿制服的人,院子里3家豆腐作坊被要求立即关停、整改,并没收了浆桶、磨浆机等部分物品。

  717下午4时,湖滨区上村一家豆腐作坊同样遭遇突袭。“几个穿制服的小伙子一进院子就拍照、摄像,5个浆桶和几包消泡剂被装上执法车拉走。领头的我认识,是湖滨区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工作人员杨华,他说省里有文件,我们这样的作坊必须立马停业,还让我们在722之前把机器搬走,不搬走的话会用焊枪切割查封。”作坊主马先生回忆起这些细节仍心有余悸。

  720凌晨2时许,距离连霍高速公路入口两公里处的湖滨区东贺家庄村一个小院,外面雨势正急,院子里的豆腐作坊内,一家4口也正在忙碌。抓了“现行”的他们被带至湖滨区崤山派出所,拘押近10个小时,交了1.2万元现金后得以离开。“他们是湖滨区高庙乡人,别的豆腐作坊被关停他们也知道,可能觉得自己是本地人没事,结果栽了个大跟头。”有知情人反映说。

  其实,这场波及三门峡城区,由湖滨区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牵头,质监、工商、卫生、公安等多部门配合的取缔豆腐小作坊联合执法行动,源起于一起“毒豆芽”事件。

  案情大致为,20119月以来,张民照、贺帅卫、范国兴等人在三门峡市湖滨区崖底街道办斜桥村租了16间厂房,在未办理任何证照的情况下,非法使用豆芽无根素、漂白粉、速长剂、保鲜剂等对人体有害的添加剂,生产、销售毒豆芽达56万公斤。农业部食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的鉴定结论表明,其生产的豆芽中含有亚硫酸盐、6-苄基腺嘌呤等禁止在食品加工中使用的添加剂。2013310,张民照、贺帅卫、范国兴等人被警方当场抓获。424,长期贩卖豆芽无根素等非食用性有毒有害原料的杨千里也被抓获归案。目前,此案正在公诉阶段。

  723,记者在三门峡城区几个集贸市场的走访中得知,自今年3月份张民照等人被举报抓获以后,三门峡城区的所有豆芽小作坊已经销声匿迹,现在市场上销售的豆芽均出自洛阳新农村蔬菜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农村公司),每斤零售价1.5元,最低1元。“豆芽作坊刚被取缔后的一个月,大家到街上吃个凉皮,里面都不放豆芽了,一个是担心吃到毒豆芽,一个是豆芽价格猛涨,做生意的为降低成本舍不得放。”

  媒体对“毒豆芽”事件的聚焦,无形中助推三门峡市执法部门拉开了对豆制品市场的整治。那么,这次取缔豆腐小作坊联合执法行动的目的是什么?“毒豆芽”事件发生至今政府部门又是如何加强市场监管的?带着一系列问题,记者两次前往三门峡市人民政府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履行了其所谓的采访程序后,该办公室综合科负责人以“整个三门峡城区市场归湖滨区属地管理,湖滨区食品安全管理部门相关人员联系不上”为由,拒绝了所有问题的回应。

 

所有出没有这张票据,售的豆腐都被认定为“非法”。

莫名的市场“垄断”

  与“毒豆芽”事件后的豆芽市场被新农村公司独家“占领”相比,所有豆腐小作坊被关停后引起的豆腐市场震动无疑更加强烈,给三门峡城区40万市民来了个措手不及。

  见诸报端的情形是:多个菜市场以前随处可见的豆腐摊像突然蒸发了一样,只有一家“虢都坊”摊位才能买到豆腐。豆腐批发价从每斤1.5元涨到2元,零售价从每斤2元左右涨到3元。有的饭店豆腐需求量大,为留住顾客又不便同时涨价,只好做赔本买卖;有的单位食堂短期内放弃了采购豆腐的打算;市民买的豆腐价格很贵不说,还不能还价,摊贩们的态度也没以前好了。

  豆腐作坊主李先生向记者描述:“我们小作坊被停业后,71718日两天,三门峡城区市场上的豆腐最高卖到3.51斤,豆腐皮81斤。如果不是市民举报,物价部门出面制止,早乱套了!‘虢都坊’紧急给所有经销商开会通知,只能卖2.51斤,1万斤也是这个价,不能少。”

  资料显示,“虢都坊”是三门峡市旺鑫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旺鑫公司)的豆制品品牌。这家位于湖滨区交口乡政府附近的企业组建于20101月,是三门峡市从上海引进的安全放心食品生产项目,而该项目是三门峡市政府2010年的放心食品工程之一,也是唯一一家由三门峡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全程跟踪监督服务的重点项目之一。

  725下午430分,记者在湖滨区较大的上村集贸市场(也称虢府市场)看到,有着几百户商家的市场内只有一个豆腐摊位,也只卖一种有“虢都坊”水印的豆腐。摊主告诉记者,豆腐每斤2.5元,是旺鑫公司规定的价格。“以前我卖‘老马’(作坊主)的豆腐,一天能卖500斤,现在卖‘虢都坊’的豆腐,连200斤都卖不了,没人吃。”

  在三门峡市开发区向阳村,一家豆腐小作坊正在整修,作坊主马女士面对记者欲言又止:“我以前卖自己做的豆腐,现在为了维护一些老客户,做了旺鑫公司的代理。如果我的作坊整改好能重新开业,就不卖它的豆腐了。”马女士还向记者出示了同时盖有“三门峡市旺鑫食品有限公司配送专用章”和“合格”印章的提货单。据她说,目前,三门峡城区菜市场所有批发、零售豆腐的摊位必须有旺鑫公司的这一套手续,否则一经发现,不仅没收豆腐,还要“抓人”呢。

  采访中,多个豆腐小作坊主向记者透露,旺鑫公司的“虢都坊”豆腐自2010101开始在三门峡城区市场销售以来,销路一直不好,旺鑫公司一直赔钱,直至所有小作坊关停后,旺鑫公司才独家“垄断”了三门峡城区的豆腐市场。但实际上,旺鑫公司的生产能力有限,其制作的豆腐只能供应三门峡城区市场需求量的10%~20%。,其他部分货源来自外地。

 三门峡城区的豆腐市场如今被“虢都坊”一家垄断。

 

小作坊存废之争

  725下午,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先后走访了7家豆腐小作坊,其中有3家正在整修。

  湖滨区上村一处面积60余平方米的作坊内,顶棚被重新加了扣板,四壁贴上了白色瓷砖,浆桶全部换成了不锈钢。作坊主石先生介绍,这次改造花了近2万元,希望能验收通过,重新开业。“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改善设备和卫生环境。我们在三门峡城区做豆腐快20年了,我女儿就是在这里出生的,今年都读大三了,一家人都指望做豆腐生活呢。”石先生的妻子在一旁说。

  上村另一处面积70多平方米的作坊,还保留着717下午被查处关停时的样子,一些制作豆腐皮的白布还搭在机器上。作坊主马先生告诉记者,他是2007年租下这个院子做豆腐的,几年来,卫生、质监、工商等部门每年都要来检查3~4次,虽然没办理相关证照,但他们也认为马先生的豆腐作坊不是黑作坊。“像你们这样的小作坊,国家又没有规定不让做,你们要把卫生搞合格,干净点就行。”执法人员检查时曾这样说过。“我们用的石膏、消泡剂,也都是他们检查合格的。”马先生一边说一边搬出来一箱消泡剂,记者看到,这些消泡剂是由江苏一家公司生产的,有食品添加剂标志,是江苏省著名商标。其作坊使用的石膏也是来自湖北一家取得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食品添加剂)资质的公司。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三门峡市湖滨区、开发区的近30家豆腐小作坊主,绝大部分是湖北省荆门市石牌镇人,最早的一批1985年就在这里扎根做豆腐。石牌镇号称中国豆腐第一镇,是久负盛名的豆腐之乡。全镇共有2.8万人从事豆制品加工,其加工厂和作坊遍及全国各地,每年利润超过3亿元,仅荆门市就有生产企业和小作坊近400家。这些豆腐作坊都采用传统工艺,从泡豆、滤渣、磨浆、煮浆、点兑到成型,全部由人工操作完成。

  2000年,湖滨区政府曾在河堤路与文化路交叉口地段投资建设了湖滨区崖底豆制品加工厂(基地)。20019月基地开张,约有30家豆芽、豆腐作坊入驻,政府也统一办理了相关证照。当时,整个三门峡城区市场上95%的豆芽、豆腐都是这里生产的。从2005年起,随着城区建设规划的改变,豆制品生产基地被逐渐挤占,商户们不得不陆续搬迁。由于政府没有统一规划,商户们在一些集贸市场周围生存下来,一般是作坊和摊位分离。他们找到当地的市场管理科,希望能合法经营,但也只办到卫生许可证,其他证照得不到审批。

  2013722,意识到可能要被彻底取缔的豆腐作坊主们到三门峡市政府信访办表达诉求。“信访办的态度有点模棱两可,没说不让我们开业,也没说要我们具体怎么做。大家要求政府出个图纸,我们按政府的标准去整修作坊,或者投资盖新厂房,他们却说没办法出,只说你们整修好了或者盖好了新作坊,先找湖滨区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的杨华认定,他说行就行。我们觉得政府的做法有点不负责任。我们愿意守法经营,也愿意配合政府,想继续做这一行,政府总得给我们一条吃饭的活路吧?”采访中,几个作坊主向记者诉说道。

  730,记者收到一位作坊主的短信,内容为:有家作坊装修好了,找他们去检验,他们都不去。那家作坊只进行泡豆生产,结果还是不让干,说人家没手续,再生产就把东西全收光。

  三门峡市的豆腐乱象被有关专家分析认为是“抽风式执法”和“一刀切管理”造成的。“不管相关部门是有意还是无意,客观事实上,已经造成了市场的垄断,属于政府部门对市场的监管过度。”

  在当前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当地政府监管部门是否真正走进群众中去,急群众之所急,解决群众的难题,切实为群众办实事?截至记者发稿时,当地相关监管部门仍没有给记者一个明确的答复,本刊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

 

 

 

 

 

 

作者:文、图/本刊记者 凌崎猛 梁金朋 来源:农村农业农民新闻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ncnyn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农村农业农民网是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三农杂志社)主办的省级涉农新闻网站,以解读三农政策、农村经济报道、农业资讯传播和经济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农新闻网络媒体,致力于打造“最具权威性的三农政策网站和最具影响力的互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