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y文章管理系统默认广告,请到后台广告管理中修改

半工半农,“土地哲学”保仓实心安

时间:3/18/2015 9:05:11 AM

  核心提示:地不丢,自己就可以储存下粮食,而且这种半工半农方式一年里的收益,比把土地都流转出去单靠打工挣钱要保险要稳定    位于河南省中部偏西南的叶县是“中国岩盐之都”,这里虽以盐业闻名,其农业生产也占到较大比...

         地不丢,自己就可以储存下粮食,而且这种半工半农方式一年里的收益,比把土地都流转出去单靠打工挣钱要保险要稳定
  
  位于河南省中部偏西南的叶县是“中国岩盐之都”,这里虽以盐业闻名,其农业生产也占到较大比重。羊年春节的喜庆气氛尚未散去,叶县仙台镇马庄村已经有几个年轻人出发去南方打工了。然而,这样的现象似乎不是主流,大多数马庄村民在春节过后并不急于外出,他们要先把地里的庄稼安排好,再盘算去哪里打工划得来。
  “河南毕竟是全国的粮食主产区,像咱马庄就一直以农业种植为主,村民基本上是打工和种地配合着来。大概算一下,每年的夏收秋种等农忙季节也就是在家待上50天左右,其他时间都能出去打工。地不丢,自己就可以储存下粮食,万一遇到灾害年景,至少保住肚子不受饿。而且这种半工半农方式一年里的收益,比把土地都流转出去单靠打工挣钱要保险要稳定。”马庄村71岁老支书贾自学的这番“土地哲学”,很有代表性。


  
  
  
  茁壮生长的麦苗预示着羊年的好收成


  种地变得容易了
  2月27日,一股冷空气突袭中原大地,尽管预报中的雪没有飘下来,风还是有些刺骨。上午10时许,马庄村北边百余亩连绵的麦地里难见到一个人影,绿油油的麦苗已长到20多厘米高,正在分蘖。气温低,使得按生长时段应该喷洒的农药无法施用,村民们也趁空再享受一天年味儿。
  由于年前就发现自家的7亩多小麦有一半出现了黄叶,任联民这几天正在上网查阅资料,还准备去县城的农药门市部咨询,看这种现象是属于营养不良还是麦种的问题,用啥药能治好。“说起来的话现在种地比以前容易多了,犁地、播种、收割都用机器,天旱了需要浇水地头就有机井,打药、追肥这些人工活也花不了多大功夫。”任联民跟记者侃侃而谈。
  今年46岁的任联民初中毕业后回家务农,那时候他就是一边种地一边出去打零工,面粉厂、粮所都呆过,也下过煤窑。因为跟着父亲学过机械维护维修,任联民这几年在叶县一家私营面粉厂负责生产,年薪3万元。厂子在叶县县城,离马庄村只有14公里。“为了照顾地,其实我们村外出打工的都走不远,就是去了南方的广州深圳,如果农忙时候实在回不来,给家里寄钱雇人干活也行。主要是咱这周边没有啥大企业,经济条件还不是很好,在外面打工收入也不保准。像我工作的面粉厂效益就在下滑,所以地不能丢,粮食必须有保证,家里什么时候都得有吃的。”任联民说。
  任联民算过一笔账,现在的一亩地不管种小麦还是玉米,种子、化肥、农药、除草剂加上浇水、收割的费用,总成本在270元到300元之间,而国家给农民的土地直补费用每亩还有140元。“2014年,小麦的收购价是每斤1.24元,玉米每斤能卖到1.05元,我家7亩多地一季就能收入7000多元,卖粮的收入加上我和儿子出去打工的收入,算是不错了。”说话间,那种满足感溢上了任联民的脸庞。
  马庄村现有709口人,人均可耕地1.3亩左右,贾自学在村里当了25年的党支部书记。据他回忆,早些年村里的小麦一亩地产量不到600斤,玉米每亩就没有超过1000斤的,这几年两者的亩产量一直在往高走,均在1200斤左右,一个是种子、化肥质量提高了,再一个就是水利配套设施很到位。
  “俺这里如今是旱涝不怕,政府搞农业综合开发,我们村不到1000亩地打了29眼机井,灌溉方便,小麦玉米全保丰收!像咱中原地带,个别有经济实力的村,土地整体流转,效益是好,而且这几年国家的“三农”政策也鼓励农民走土地大面积流转、适度规模经营的路子。但据我了解,现在的一些土地承包大户,不是为国家为老百姓保粮食,而是为赚钱改变了种植方式,存在不少风险。俗话说‘手中有粮心不慌’,我们马庄本来地就不多,大家更愿意选择种地打工两不误的方式,稳步向小康村发展。”贾自学对记者说。


  
  


  国家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让农民受益,任联民说现在种地可轻松


  打工不丢地图个食安心安
  与任联民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圪垱店村的张红军。
  圪垱店村原属叶县保安镇,2006年7月,因为燕山水库建设的需要,该村整体搬迁至城关乡辖区。据城关乡副乡长郭中贤介绍,尽管目前叶县发展的规划重心放在城关乡,该乡12个行政村已纳入城市化管理,但仍有三分之二的村以农业为主,包括圪垱店这个移民村。“村里有1762口人,以前地处丘陵山区,人均3亩多地,搬过来以后全村仅有1600亩耕地,人均不到1亩。地少了,大家都很珍惜,加上老一辈人的观念,现在每家每户还都保留有麦囤,粮食主产区不可能丢了种粮的根本。一些青壮年劳力农忙过后外出打工的也不少,做化妆品生意,一个月赚几千元没一点问题。”郭中贤说。
  走进圪垱店村村民张红军的家,紧挨门洞的第一间房便是储藏室,室内两个铁皮制成的囤子装得满满当当,全是小麦,总共4000斤,囤沿上“五谷丰登”的新春对联显得很喜庆。
  张红军今年44岁,有两个女儿,家里4口人。1989年,高中毕业的张红军就开始在村子里当代课老师,后来政策变化导致下岗,到了移民新村,他便和几个同龄人一块做起了化妆品生意。“原来在老家有6亩多地,一年靠种地收入3000元都算高的了。现在只有3亩6分地,但比较肥沃,每年能收4000多斤粮食,基本上都存起来。刚到这里的时候家庭消费一个月500多元就够了,现在每个月消费得2000元左右,涨了好几倍,今年光过年的红包就发出去1万多元,没办法,农闲了只好出去打工贴补家用。我们基本上是七八个人一起,互相照应,每年都是过了正月十五出发去上海订货,以洗化类产品为主,然后跑到全国其他城市做直销,主要是卖给沿街的商户。一般在6月份收麦子的时候回来,麦收后在家休息几天,又出去了。在外面跑是辛苦,可收入高,一年能挣4万多元。你看,2013年我还花6万多买了一辆五菱宏光汽车呢!”张红军一边聊着自己的经历,一边用手指向自家的车库,脸上的笑意掩饰不住。
  坚持打工不丢地的张红军有着一套独特的“粮食经”,他说:“我家里的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手。因为现在的人都很重视食品安全,好多病全是吃出来的,只有吃自己种的粮食才会觉得放心,再者有粮食在那儿放着,心里踏实,就是我出去打工不挣一分钱,家里最少有吃的。俗话说‘米面夫妻,酒肉朋友’,家里有吃的,家庭才能和谐稳定,日子才能够过好。而且我出去的时候,妻子一个人在家边带孩子边干点零碎的农活,除草啥的用人工,很多都是机械了,她也不会很累,平时村里有文化活动她还可以参加,比我还潇洒。”


  
  家里的粮囤存放着4000斤自种自收的小麦,张红军觉得就是自己外出打工也心里踏实


  承包大户有期待
  在圪垱店村,年近六旬、老实巴交的张德算是有点名气的,他的出名是因为他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土地承包大户之一,包括自家的耕地在内,有45亩。
  “别人觉得出去打工挣钱,我觉得在家种地也能挣钱!在老家时我就承包过20多亩地,山区的地产量不高,但养活一家人没一点问题!”张德开门见山的话语里透着一股子豪爽。
  圪垱店村的现有耕地原系叶县原种场所有,是试验田,地肥又平整,便于机械耕种,水利配套设施也齐全,与老家的散块沙土地相比,每亩地的收成最少提高了3成。张德在搬到新村的当年就以每亩100多元的价格承包了原种场工人的自留土地40亩,一年种两季庄稼,粮食产量在9万斤左右,尽管现在每亩地的承包价格涨到了300元,张德靠卖粮收入也足够让一家5口人生活过得滋润。张德27岁的二儿子张民在接受采访时就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我初中毕业后也出去打过工,给别人开车,建筑工地也干过,好的时候每个月能领3000多元的工资,可减去花销,也不落个啥,还不如回家种地有保障。现在我给父亲做帮手,犁地播种都是用自己购买的小型拖拉机,收小麦收玉米的时候才租用人家的大型收割机。家里开了个小门市部,平常由我照顾着。这两样活一年的收入也不比村里其他人家差。”
  张德也遇到过烦心事,那就是为卖粮发愁。像2014年,天气干旱,一亩玉米要浇3遍水,光浇地费就比往年增加了100多元。成本高,自然希望粮食能卖个好价钱弥补过来。结果9月份玉米就收割晾晒好了,价格却一直低迷,拖到12月份,眼看天气转凉,又没有好的储存条件,张德不得不以每斤0.95元的价格出手,4万多斤玉米比2013年少收入1万元左右,差点赔本!
  “遇到这种粮价不稳定的情况,希望政府能根据当年的农业自然环境变化出台个粮食保护价,让我们种地的心里有底,有个保障。如果有农业保险更好,我也愿意投保,保险费用合适、赔偿多一点更好。有条件的话我想扩大规模,再多个200亩地我也敢承包,那时候希望政府在贷款上给予支持,让我能自己买得起大型农机,实现机械化操作,像小麦收割机、玉米收割机都得有。我想,靠自己的双手辛勤劳动,在土地上也能刨出金子来!”谈起新一年的打算,张德的话匣子就关不住了,说得头头是道,激情飞扬。

作者:文、图 本刊记者 梁金朋 来源:农村农业农民新闻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政策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13 www.ncnyn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农村农业农民网是农村农业农民杂志社(三农杂志社)主办的省级涉农新闻网站,以解读三农政策、农村经济报道、农业资讯传播和经济服务为主要发展方向,是目前河南省唯一的三农新闻网络媒体,致力于打造“最具权威性的三农政策网站和最具影响力的互动平台